华纳公司客服:13173751314(微信同号)

华纳会员专区

时间:2020-12-19

  在儿时的记忆中,祖母的手总是像松树皮一样起皱,下沉的沟壑柔软,但母亲的手却洁白而干净。 
由于这个原因,我经常偷偷比较这两只手,但我还是不明白:为什么两只手,但是差别如此大?  
我小时候以前我奶奶给我煮粥冬季回家时,我可以喝热粥。很舒服我看到奶奶穿着一条白色的棉长外套和海军棉亚麻裤子,悠闲地站在锅前,用稀饭轻轻搅动。 
粥里冒出白色气泡,气泡快乐地跳舞,但不允许红豆和水在一起。 
最后,在奶奶的耐心搅动下,它变成了一锅香红豆粥,上面撒了一些枸杞子,给暖红的豆子增加了一点趣味。 
说实话,我被这种香熏迷住了,撒上蜂蜜,下了几大碗。 
奶奶看着我拿着一个大碗喝完了,脸上的笑容像一个平静的湖水,被石头砸成一片,荡漾在她的脸上。 
直到现在,我仍然非常想念稀饭的味道。  
夏天,我祖母喜欢制作冰冻,清澈的冰冻果冻令人耳目一新。 
倒一些红糖汁,撒一些山楂片,将吸管放入杯子中,一边吃果冻一边推一个大铁桶,然后和奶奶一起在街上卖。 
这是夏天的味道,也是我最想念的季节。  
在我看来,祖母简直是无所不能。她不仅制作美味的食物,而且还是工艺大师。 
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的衣服总是比其他人看起来更好,更结实。因为我祖母每次都去缝纫店买布,只是为了选择最好的布。 
衣服的颜色很鲜艳,并且有各种各样的图案。它们在孩子中很受欢迎,奶奶在缝制后经常把它们送走。 
我小时候很无知,我一直向朋友炫耀我的衣服,但我没有意识到祖母缝制衣服的艰辛。  
一次,当我和奶奶一起捏泥时,我们正要看奶奶的成品,但是我不小心瞥了一眼奶奶的手。 
那双旧的手,昏暗而干燥,像皱着的水一样被皱巴巴吸干,像一根枯死的树枝,一阵风吹来,好像在哭泣,弄乱了她太阳穴的白发,并且吹着我的心
我在流泪,但不敢哭,因为我怕她担心,但我紧紧握住她的手。  
另一次,当我回家放学的时候,正在下雨,我奶奶来把我抱在伞下。 
在途中,我发现雨伞总是向我倾斜,但雨水却大滴落在奶奶身上。我急忙把雨伞移到了奶奶那里,奶奶说,奶奶,你在雨中会变冷的。 
他眼角的褶皱交织在一起,他笑了:好吧,奶奶还是要死了,即使他怕这个? 
我的心感觉就像被抽了一下,几乎喘不过气来。 
我非常害怕死亡一词,而且我不敢想想如果没有祖母,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。一想到,我几乎就窒息了。 
我立即在心里安慰自己,奶奶永远不会死,奶奶肯定会长寿,她也会冷静下来,而无需考虑。  ##此刻,我紧紧握住祖母的手。手又粗又粗。它不仅温暖,而且还
真挚的爱。  
奶奶,指尖是我一生的关注,可以让我握住更长的时间吗?
在线咨询

在线客服